stoya白雪公主
空靈LOGO設計公司

在新年鐘聲即將響起的晚上,我品一口豆汁,望一望星空

時間:2018-1-25 18:37:43

上傳:北京LOGO設計公司

點擊:

關鍵詞:

分類:行業新聞

      在精準廣告、程序化交易這些概念甚囂塵上的那兩年,Ad-tech公司成了市場寵兒,隨時準備把內褲套在外面拯救互聯網。隨著RocketFuel的上市,高潮來臨了!可是后來,這家公司不但越虧越多,股價也從75美元一路狂跌到2美元。再來看看另一家程序化交易先驅Rubicon,股價也是一幅舉而不堅的畫。
 
      在新年鐘聲即將響起的晚上,我品一口豆汁,望一望星空,為我混跡多年的在線廣告行業流下了深沉的淚水:前些年,隨著此領域裝逼技巧的成熟(請參見《廣告技術公司十大裝逼姿勢》),第三方廣告技術(Ad-tech)行業風光一時;如今潮水退去,我們才發現裸泳者甚眾,整個行業不說哀鴻遍野,也是挑戰巨大。
 
      那么,在市場巨變的今天,拋棄了裝逼藝術的Ad-tech,應該如何找到突圍之路呢?讀完本文,或許你能找到點兒新思路。所涉及的行業遍布機械、娛樂、醫療,IT、家居、服裝、餐飲行業等。我們很專業,因為我們很專注,好的企業形象設計,能讓您的企業提升品牌形象,躋身高端行列。
 
      在精準廣告、程序化交易這些概念甚囂塵上的那兩年,Ad-tech公司成了市場寵兒,隨時準備把內褲套在外面拯救互聯網。包括:LOGO設計、包裝設計、畫冊設計等,就可以判斷一個品牌的成熟性、規模性與專業性。我們再看看身邊的品牌、看看同行與競爭對手,分析一下,是不是他們的設計確實與品牌的成功性有一定的聯系?。
 
      隨著RocketFuel的上市,高潮來臨了!可是后來,這家公司不但越虧越多,股價也從75美元一路狂跌到2美元。最簡單的方案往往是最有效的,因為,一個簡單的logo、標志、商標熊掌能夠符合圖標設計的大部分其他要求。。一個好的公司LOGO設計應該具備以下幾點1,必須要好看!這是空靈一直提倡的,我們做為設計師就是創造美觀,如果設計出來的東西不好看,縱有千萬種含義,那又能如何?。
 
      再來看看另一家程序化交易先驅Rubicon,股價也是一幅舉而不堅的畫風:別忘了,這可是發生在美股近兩年一路狂飚的大背景下。
 
      其他中美兩國的Ad-tech公司,日子好過的也不太多,大家有興趣自己去查一查,我就不一一給刨出來晾著了。
 
      五年前中國風起云涌那一撥Ad-tech,要是成功脫手賣掉,那算一了百了。便于記憶,現在的公司非常多,所以出現在人們眼中的企業LOGO設計就非常多,讓人們一下子記住你似乎大多都是在一廂情愿,所以,logo上最好能帶上中英文名稱,即使人們沒記住logo的圖還有機會記住logo的名稱。
 
      (記得國內有家幾億美金賣掉的Ad-tech,賣掉以后第二年收入就跌到了幾百萬。
 
      )如今,就算你承諾業績,賣掉都不那么容易。以上幾點是空靈的一些建議,至于一家公司的規模大小,有沒有得獎,設計師資歷,其實都可以放在次要位置考慮。
 
      于是,沒賣掉的那些家,要么在為減少虧損苦苦掙扎,要么早已棄暗透明做了別的買賣。簡單的設計能夠更好的適用于不同的情況。一個簡單的LOGO設計公司、標志、商標可以用在不同的媒介上,比如名片、雜志、海報等。
 
      他們唯一的共同點,是都聲稱自己做的是人工智能,這其實彰顯了急病亂投醫的窘境:好好干,不掙錢;想掙錢,自個充;不想充,賣不掉。
 
      當然,我們這里說得是“第三方Ad-tech公司”,可不是那些賺得盆盈缽滿的大媒體。
 
      那么什么是“第三Ad-tech公司”呢?我們用下面這張圖來解釋一下。
 
      圖1。
 
      廣告技術公司的市場地位廣告主買廣告,大多都會通過代理公司,他們一來可以墊錢,二來可以做做創意。
 
      可是,在線廣告產生后,技術性需求越來越多,核心無非是兩點:一、定向投放某個群體的用戶,這也引發了數據加工等一系列相關問題;二、處理不同客戶搶奪流量時的調度,這就產生了高并發引擎、競價等需求。
 
      代理公司那些藝術家們,編程能力普遍限于卡西歐計算器,哪應付得了這個啊!于是,第三方Ad-tech應運而生了。
 
      管他是DXP還是ADX,本質都是解決上面兩類技術需求。
 
      為什么這些年在線廣告風生水起呢?我們把視野擴大,看看整個廣告行業的情況。
 
      我們根據觸達用戶的媒介,和產生后續效果的方式,把廣告發生作用的若干場景示意在下圖中:圖2。
 
      廣告的若干場景A:在互聯網產生以前,廣告投放在線下媒介上,而購買也發生在線下,這也是傳統廣告發生的典型場景。
 
      這種場景中,廣告的觸達和轉化之間是無法準確歸因的,只能宏觀上統計效果。
 
      因此,客戶也就只能不太計較效果,以品牌宣傳為主要目的。
 
      B:互聯網發展到今天,網上不但可以放廣告,買東西也很方便了。
 
      而在線廣告最大的優勢,就在于服務這種“網絡服務”類客戶。
 
      說白了,從廣告上點過去就直接買了,這轉化率多高。
 
      這種全數字化流程,才催生了廣告技術。
 
      如果把B這條線展開看,就是圖1。
 
      B這條線路的產生,帶來了大量的直接效果客戶,這是在傳統廣告以外長出來的新市場,其蓬勃之勢不可阻擋。
 
      可是,高速成長的互聯網廣告市場,并沒有給第三方Ad-tech公司帶來黃金時代:BAT們的收入和利潤扶搖直上,市場占比越來越高(見上圖),可第三方Ad-tech到如今穩定盈利的都是鳳毛麟角。
 
      那么,問題出在哪兒呢?我冥思苦想,在動用了塔羅牌、奇門遁甲乃至扔鞋等一系列現代化的商業洞察手段以后,得到了下面的答案。
 
      也許,我們忽略了一個常識性規律:技術是工具,長久來說是沒有壁壘的。
 
      技術型企業,都要迅速把短暫的技術優勢轉化為資源或資本優勢,才能建立起壁壘。
 
      拿滴滴來說,最早那個APP還是外包做的,絕對談不上什么技術優勢,可是如今人家控方向盤者數百萬,賬上現金數百億,這些才是壁壘。
 
      就在線廣告這個領域來說,有價值的資源,無非就是數據和流量。
 
      但是,不同于滴滴快的可以燒錢跑馬圈司機,數據和流量這些資源,一直就牢牢攥在媒體和大客戶手里,你一個第三方無論努力多少年,都搶不過來,這就好比你當一輩子挖煤工人,也休想當上煤礦老板。
 
      明白了這個道理,近兩年的市場趨勢就不難解讀:隨著各大媒體紛紛建立起自己的廣告平臺,利用數據的能力越來越強,第三方產品越來越雞肋了,轉型迫在眉睫。
 
      就拿Facebook來說,客戶直接把轉化信號接上,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直接CPA結算了,既不用什么DSP、DMP,連自己的優化師都快下崗了。
 
      更可怕的是,移動互聯網的媒體高度集中,這讓第三方討價還價的作用都越來越小:在北美,Facebook和Google占了整個移動廣告市場的75%,而且FB從來不接什么DSP;中國的媒體集中程度,未來只會更高——別忘了只要張小龍愿意,在微信開屏那個孤獨的地球上放放廣告都能掙個幾百億。
 
      說到Ad-tech公司面臨的挑戰,還有一個宏觀問題值得討論,那就是B這條線路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效。
 
      比如今年雙十一,我在電梯廣告上看到了一款凈化器,回來在百度上搜了搜,最后在京東上下了單。
 
      顯然,京東會把這次轉化歸功于百度,這就是B線路;可是實際上,電梯廣告也有,甚至更加重要,這就是圖中的C線路,因為監測不到而吃了啞巴虧。
 
      說到這兒您應該明白了,Ad-tech公司之所以如此依賴數據,就是要盡可能找到貼近用戶轉化的時機,在那里蹲著劫道兒。
 
      沒有數據,劫不了道就掙不到錢;有了數據,劫到幾個算幾個,這其實沒什么了不起。
 
      理性地說,互聯網廣告的整體效果,肯定是被高估了。
 
      流量被巨頭們擠得無路可逃,客戶們在效果認定上又愈發理智,大量Ad-tech公司并沒有找到穩定可靠的盈利模式,于是在失去耐心的資本面前逐漸失寵。
 
      于是乎,Ad-tech市場呈現出一片低層次重復競爭的態勢,您看看上圖畫紅框的部分,僅僅一個廣告監測市場,就有十幾家自稱市場領先的公司,可是市場真的容得下這么多成功者么?慌不擇路之時,Ad-tech們不約而同地扛起來人工智能的大旗,希望用普通人難以理解的高逼格技術名詞蒙一陣是一陣,而這,就有點兒搞笑了。
 
      就像我對某位大公司老板的評價:修腳的可以吹技術牛,但千萬別說自己做的是精準醫療!Ad-tech走到了死胡同,那么Mar-tech呢?我研究了一番發現,其中的概念大多合理,但也無非是些正確的廢話,而且從落地層面來看,往往是把各種ID打通,再用傳統的EDM做做郵件營銷。
 
      且不說這套方法本身有沒有革命性意義,就從用email作為營銷核心這點來看,就是腐朽沒落的美國互聯網那一套:中國有幾個人用email?要做也只能是以微信ID為核心來做,可是這樣一來,除了騰訊還有誰能干?站在2018年的起始放眼未來,如果仍然立足于高尚的、純粹的、脫離了低級趣味的“廣告技術”,真正的突破點又在哪里呢?還是得從圖2上找答案。
 
      我認為,機會就孕育在C和D這兩條線路中。
 
      也就是說,廣告技術公司最重要的機會,可能就是想盡辦法打通線下。
 
      先來看看C線路。
 
      剛才說過,線下廣告給線上客戶帶來的效果,從有狗那年就沒法監測,所以干脆被選擇性忽略了。
 
      可是,如今技術手段豐富了,線下廣告的歸因越來越可行,比如說:在廣告上加二維碼,直接收集轉化線索;利用人臉識別技術,監測線下廣告的觸達并將用戶關聯到線上。
 
      雖然其中任何一項技術都不夠成熟,覆蓋面也有限,可是如果把這些方法結合起來,或許能打造一套新的解決方案,在共產主義到來之前完整監測線下廣告的效果,其應用前景不可限量。
 
      再來看看D線路。
 
      線上廣告除了服務線上客戶,顯然也應該可以服務線下的效果客戶,當然,這里的難點依然在歸因。
 
      如今,通過藍牙、wifi等室內定位技術,已經基本可以監測線上觸達客戶的到店行為,依托于此建立線下客戶的全數據鏈路,進而直接優化效果,是線下店家迫切需要的服務——要知道,現在大量的店鋪還只會利用短信、DM單這些價格昂貴量又少的中世紀營銷手段。
 
      有人說,2018年是新零售的元年,無論是C線路還是D線路,都是為了讓更多的人,以更便捷的方式買到更豐富的商品。
 
      也只有在這樣的場景下,廣告才能恢復幫助連接用戶和產品的本質,而非簡單劫道搶歸因。
 
      雖然線下沒有好走的路,苦活累活在所難免,可一旦走通,巨頭以外的Ad-tech才會有新的機會——別忘了線下媒體和客戶的集中程度,是遠遠弱于線上的。
 
      除了直面線下這個大市場,Ad-tech還有什么出路呢?其實,如果徹底放棄“廣告技術”這個桎梏,回歸廣告業務的商業本質,那出路還是不少的,我這兒隨便給幾個方向:一、全面轉向社會化營銷。
 
      如今的線上流量,唯一可能有紅利的地方就是社交。
 
      說得在直白一點兒,就是微信。
 
      利用返利、拼單等一系列本質上是一級分銷的模式,有機會快速大規模獲得用戶,拼多多、語音紅包都是很好的例子。
 
      流量在這里,客戶當然也應該看這里:在今天沒有把70%的線上營銷精力放在微信中的話,你肯定是落伍了。
 
      如果高效地做社會化營銷,其中的創意和執行非常重要,這個買賣的前景,可比程序化交易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 
      二、技術紅利期已過,徹底放棄“技術”這個累贅,回歸商業本質。
 
      廣告首先是一種大宗虛擬商品的買賣,其次才是個技術問題,在流量與數據被巨頭壟斷的情況下,可以考慮回歸商業本質,綜合運用拼酒、回扣、美女公關等一系列手段,做一只善于抓住訂單的好貓。
 
      實踐證明,朝著這個方向堅定前行者,活得都還不錯,也省得去BAT高價挖那些迂腐的碼農了。
 
      三、以工匠精神擁抱廣告黑產。
 
      俗話說:水至清則無魚。
 
      像個貞節烈女一樣把自己的流量搞得純潔無瑕,不僅不符合自己的利益,也未必符合甲方市場部的利益:人家也是打工的,也不過是為了湊個KPI交差領獎金罷了。
 
      又要流量便宜,又要后續回報好,把你給能的!所以嘛,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,堅守工匠精神,用純凈的假流量滿足客戶的各項KPI,這才是真正的Ad-tech。
 
      總之,一切廣告技術的本質,是為了幫助客戶解決營銷問題。
 
      而不同階段影響客戶營銷的關鍵因素不同,這也決定了廣告服務商的興衰與轉型。
 
      2018,廣告大約也到了“場景取勝”的時機,真正令人興奮的技術挑戰才剛剛開始。

本網站所發布的部分文章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地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信息交流分享。空靈LOGO設計僅提供學習和分享,不為其版權負責,版權屬原作者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設計總監聯系方式和qq號

上海空靈廣告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

空靈備案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5499號 | 京ICP備13050954號 | html地圖 | xml地圖

stoya白雪公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