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ya白雪公主
空靈LOGO設計公司

魔幻的2017年馬上要過去,電寶近期連續在產出一些盤點性的文章

時間:2018-1-3 17:04:38

上傳:北京LOGO設計公司

點擊:

關鍵詞:一些,文章,連續,盤點,產出,近期

分類:行業新聞

      打開手機app會看到開屏廣告、看視頻有片頭廣告、看電視劇有植入廣告、看綜藝有中插廣告、看電影有貼片廣告、坐地鐵有車窗光影廣告、搭電梯有轎廂廣告……當然,不想看視頻平臺的廣告,可以充值該平臺的會員,價格基本在15元/月左右,即可成為享受自動跳過片頭廣告特權的“尊貴會員”。結果觀眾們發現,跟現在套路頗深的影視作品比。
 
      魔幻的2017年馬上要過去,電寶近期連續在產出一些盤點性的文章,帶領大家回顧一年以明星和品牌之間的那點事兒~上一篇文章中,閃電娛樂(ID:shanyuzhinan)回顧了品牌們過去一年放棄代言人排他性的現象及其背后原因,這一篇就來回顧一下2017年品牌們綁架觀眾眼球的花式植入。
 
      01為什么說是綁架呢?智能終端如此發達的今天,在為人們帶來便利的同時,也給了廣告們更多施展拳腳的舞臺。所涉及的行業遍布機械、娛樂、醫療,IT、家居、服裝、餐飲行業等。我們很專業,因為我們很專注,好的企業形象設計,能讓您的企業提升品牌形象,躋身高端行列。
 
      打開手機app會看到開屏廣告、看視頻有片頭廣告、看電視劇有植入廣告、看綜藝有中插廣告、看電影有貼片廣告、坐地鐵有車窗光影廣告、搭電梯有轎廂廣告……當然,不想看視頻平臺的廣告,可以充值該平臺的會員,價格基本在15元/月左右,即可成為享受自動跳過片頭廣告特權的“尊貴會員”。包括:LOGO設計、包裝設計、畫冊設計等,就可以判斷一個品牌的成熟性、規模性與專業性。我們再看看身邊的品牌、看看同行與競爭對手,分析一下,是不是他們的設計確實與品牌的成功性有一定的聯系?。
 
      結果觀眾們發現,跟現在套路頗深的影視作品比起來,自己還是太年輕。最簡單的方案往往是最有效的,因為,一個簡單的logo、標志、商標熊掌能夠符合圖標設計的大部分其他要求。。一個好的公司LOGO設計應該具備以下幾點1,必須要好看!這是空靈一直提倡的,我們做為設計師就是創造美觀,如果設計出來的東西不好看,縱有千萬種含義,那又能如何?。
 
      就像以為有了視頻平臺,就可以擺脫電視廣告一樣,觀眾們以為充了各種會員,就能擺脫廣告的統治,沒想到影視劇和綜藝直接在正片里植入了廣告,甚至一些“神植入”已經滲透到了劇情當中,比如去年4月開始播出的由鹿晗、古力娜扎主演的電視劇《擇天記》,劇中由曾舜晞扮演的角色唐三十六,將一片挖了洞的樹葉敷在臉上,為化妝品牌一葉子面膜打廣告。
 
      在綜藝節目里刷屏的品牌,如果oppo稱第二,大概沒人敢稱第一吧?如果有,那也是vivo。
 
      2017年,不管你是看慢綜藝《向往的生活》還是看競技類的真人秀《奔跑吧》,又或者是棚內綜藝《演員的誕生》,你都能看到一抹醒目的綠色——oppo~與之對標的vivo,去年也贊助了不少綜藝節目,包括2013年從oppo手里接過來的《快樂大本營》、去年播到了第三季的《花兒與少年》和競技類真人秀《七十二層奇樓》。便于記憶,現在的公司非常多,所以出現在人們眼中的企業LOGO設計就非常多,讓人們一下子記住你似乎大多都是在一廂情愿,所以,logo上最好能帶上中英文名稱,即使人們沒記住logo的圖還有機會記住logo的名稱。
 
      公交車站、高鐵站、樓宇廣告也布滿了oppo和vivo的平面廣告,兩家的實體店也要緊緊挨著,遠遠望去,就能看到一片藍藍綠綠。
 
      兩家的人偶還會一起“玩耍”一向出手闊綽的oppo在請代言人方面,也非常舍得燒錢。以上幾點是空靈的一些建議,至于一家公司的規模大小,有沒有得獎,設計師資歷,其實都可以放在次要位置考慮。
 
      單看2017年,為其拍攝過平面廣告或TVC的明星就有楊冪、李易峰、迪麗熱巴、TFBOYS、陳偉霆、楊洋、周杰倫等,這還不包括以微博或其他形式幫助oppo進行推廣的明星。簡單的設計能夠更好的適用于不同的情況。一個簡單的LOGO設計公司、標志、商標可以用在不同的媒介上,比如名片、雜志、海報等。
 
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vivo去年的代言人陣容就弱了許多,電寶查到的去年正式為vivo拍了平面廣告或TVC的只有鹿晗、彭于晏、周冬雨三人,所以vivo想在代言陣容上打敗oppo,可能還要再請一票明星。
 
      在被oppo、vivo這藍綠兩廠瘋狂刷屏之余,很多人都會疑惑,oppo、vivo如此瘋狂地燒錢,真的不會把公司拖垮嗎?02我們就以oppo為例,先來幫它算一筆賬。
 
      據電寶不完全統計(如有遺漏歡迎在評論中補充),2017年以來oppo贊助了8檔綜藝、3場大型活動、拍了6支TVC、oppo手機還登上了2本時尚雜志的封面、邀請了26位明星在微博上以圖片的形式對oppo進行露出……oppoX時尚芭莎X林允電寶統計下來的感受,就一個字:壕!盡管好人緣的oppo有一大堆明星好友,但去年真正為其拍tvc的正牌代言人其實不足10人,我們暫時計為10人,代言費是商業機密,電寶也無從考證,只能依照網傳的楊冪千萬代言費作為基準,進行粗略估算,那么oppo用于支付代言人的費用就是1個億。
 
      可能有人會覺得,這錢好像少了點?其實,因為oppo線上線下的廣告鋪設力度都很大,代言人也因此獲得了許多曝光機會,于是乎很多明星在代言此類廣告時都開出了友情價。
 
      再來算算綜藝贊助上,oppo砸了多少錢。
 
      有公開報道稱,oppo斥資5億拿下《中國新歌聲》第二季獨家冠名權,2億拿下《跨界歌王》第二季獨家冠名,其他六檔綜藝贊助費用不詳,那電寶就取這兩檔綜藝的平均值作為標準3。
 
      5億,計算下來,8檔節目oppo共計花了28億。
 
      剩下贊助微博之夜、維密秀以及登上《時尚COSMO》和《時尚芭莎》的費用,我們計為1個億。
 
      這樣,去年oppo這些林林總總的露出總共花了30個億。
 
      根據oppo2017年前三季度累計出貨量8490萬臺(2600+2950+2940),Q4季度出貨量取其平均值推算,2017年oppo全年出貨量將達1。
 
      132億臺。
 
      粗略地計算下來,30個億的營銷費均攤在1。
 
      132億臺手機上,不過26。
 
      5元人民幣,都不夠電寶吃一頓肯德基的……26。
 
      5元之于售價在3000元左右的手機而言,更算不了什么了。
 
      尤其oppo針對的消費人群還是對價格不敏感的年輕人。
 
      陜西oppo執行總經理宋科曾在前年的某次活動中表示:“oppo手機的主要消費者是年齡在16-35歲之間的年輕人,他們對于手機最關注的功能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:拍照是否清晰、續航是否夠久。
 
      ”據日經中文網2015年的報道,一份關于亞洲10國(城市)年輕人調查的結果顯示,中國年輕人在購物時多重視品質、品牌與服務,而不怎么在乎價格。
 
      “多數企業犯的錯誤是認為中國消費者是以價格為導向的。
 
      20多歲的年輕人,特別是女性,他們可支配收入的一多半都用于消費,他們討厭便宜貨。
 
      ”中國市場研究集團的副主管雷杰臣說。
 
      所以在粉絲文化盛行的今天,oppo在數千元的手機中抽1%的廣告費,對年輕人而言,無足輕重。
 
      03去年影視劇或綜藝中的植入廣告依然是眼花繚亂和讓人反感。
 
      但其實追溯起來,馮小剛的電影是公認的國產電影廣告植入的鼻祖。
 
      現在回想起來,恐怕沒人能記住《沒完沒了》中吳倩蓮遞給葛優的那張中國銀行的長城卡,“十三,路易的”倒是因為該片而家喻戶曉。
 
      在《沒完沒了》首開先河后,《大腕》、《一聲嘆息》、《手機》中的植入也成了順水推舟。
 
      《手機》摩托羅拉植入2004年《天下無賊》上映時,中國電影的廣告植入進入了蓬勃的發展時期,該片中一共出現了12個商業植入品牌,創當時之最。
 
      劉德華手上的DV、李冰冰偷的手機、張涵予畫畫的電腦、尤勇一直晃悠的“淘寶網”的小旗子,讓觀眾開始了抱怨。
 
      《天下無賊》這之后的國產電影都開始進行了廣告植入,2010年的《杜拉拉升職記》植入了聯想、智聯招聘、立頓奶茶、達口香糖、德芙巧克力、興業銀行等十余個品牌。
 
      當時該片也因為植入廣告過多、過于生硬而引發諸多爭議。
 
      在2010年《唐山大地震》的首映上,馮小剛面對觀眾對于廣告植入的提問曾表示,“我們不應該討論是否應當植入廣告的問題,而應該討論如何植入得恰當的問題。
 
      ”曾經痛罵“植入不要臉”的彭浩翔也在其監制的新片《指甲刀人魔》上線的時候對媒體表示,“我從來沒有否定過植入廣告本身,我否定的是粗暴的植入方式,很多植入廣告與劇情無關,就那么明顯而脫節地擺在那里,我覺得很惡心。
 
      ”不只是觀眾,其實電影創作者們也開始反思植入廣告的合理性。
 
      從1999年上映的《沒完沒了》開始,中國電影植入廣告的問題已經有了近30年的歷史。
 
      但觀眾們仍然能在現在的電視劇、電影、綜藝中找到讓人尷尬的生硬植入。
 
      像《深夜食堂》中因總吃“老壇酸菜方便面”而被觀眾吐槽的“泡面三姐妹”、因為植入了50多家品牌而被觀眾直接稱之為“廣告頌”的《歡樂頌2》、還有頂著監管風險植入金融產品的《獵場》,都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風險。
 
      《深夜食堂》植入老壇酸菜方便面除了在劇情中進行植入的廣告外,近兩年還流行起了中插廣告。
 
      中插廣告的鼻祖可以追溯到2006年的《武林外傳》,“白駝山壯骨粉,青春的粉,友誼的粉。
 
      ”只不過當時的品牌完全是為了搞笑效果而虛構的。
 
      真正將虛擬品牌換成現實品牌的是《武林外傳》的姊妹篇《龍門鏢局》。
 
      2013年,該劇采用了與《武林外傳》相似的廣告形式,為聚美優品、平安金融等多個品牌打廣告。
 
      有媒體估算,《龍門鏢局》中的十余個廣告至少給該劇帶來500萬到700萬不等的收入。
 
      但由于廣告的過度泛濫,也為該劇招來了一些惡評。
 
      有觀眾甚至認為,《龍門鏢局》是在廣告里插播電視劇。
 
      近年,中插廣告已經升級為“小劇場”模式,在《白夜追兇》、《老九門》都得以見到。
 
      以《白夜追兇》中的“借錢”廣告為例,它借用劇中人物和場景,保留了劇中兄弟二人的性格和人設,重現了現實生活中人們借錢時遇到的種種尷尬情況。
 
      讓觀眾捧腹之余,還宣傳了產品。
 
      據《中國影視產業發展報告(2017)》的調研顯示,超過三分之二的觀眾對植入廣告并不抗拒,但認為植入廣告的數量、形式以及與文本的融合感都應當得到更為審慎、細致地推敲。
 
      說到底,觀眾反感的并不是植入廣告,而是反感植入廣告的生硬。
 
      如果植入過于生硬,廣告主花了錢,還得不到自己預期的效果。
 
      像《軍師聯盟》、《歡樂頌2》等劇都是由視頻平臺來負責“中插”招商。
 
      在視頻平臺進行報價后,由制片方承制廣告,最后雙方來分成。
 
      據業內人士透露,《歡樂頌2》這類S級別的大劇,騰訊和愛奇藝的對外報價是1000萬。
 
      《法醫秦明》這個級別的,定價也在100-150萬左右。
 
      不論是投放劇集中插還是綜藝冠名,對于廣告主而言都是一筆不菲的開銷。
 
      結語:小米的創始人雷軍有一條金句:“站在風口上,豬都會飛。
 
      ”根據藝恩數據發布的2017年《互聯網時代的品牌內容營銷白皮書》,互動化內容營銷將是營銷的下一個風口。
 
      屆時勢必又會有大批量的品牌跟風進入,是否還會出現像oppo一樣的大佬呢?電寶只希望在即將到來的2018年,品牌主和制作人們不要再用生硬的植入廣告來綁架觀眾的眼睛。

本網站所發布的部分文章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地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信息交流分享。空靈LOGO設計僅提供學習和分享,不為其版權負責,版權屬原作者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設計總監聯系方式和qq號

上海空靈廣告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

空靈備案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5499號 | 京ICP備13050954號 | html地圖 | xml地圖

stoya白雪公主 51495888488587380941011677554221966469360639839734972571292771825347865456675489089539741608692428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