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ya白雪公主
空靈LOGO設計公司

做文案是因為我熱愛文字,我覺得美的句子猶如少女的體香

時間:2017-12-27 15:40:15

上傳:北京LOGO設計公司

點擊:

關鍵詞:覺得,文字,猶如,美的,少女,句子

分類:行業新聞

      后來我轉行做了策略,因為思考讓人著迷,對著甲方老板提案并征服他們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。不做文案是覺得把視野局限在文字上太狹窄了,最好的文案一定是策略性的文案。不做策略是因為策略上不能拍板行不行,下不能決定做不做,在廣告公司變的有些雞肋。
 
      是的,我是一個甲方品牌經理,我以前也是乙方,做了幾年文案又做了幾年策略,現在是甲方一名品牌經理。
 
      做文案是因為我熱愛文字,我覺得美的句子猶如少女的體香,讓人充滿欲望。所涉及的行業遍布機械、娛樂、醫療,IT、家居、服裝、餐飲行業等。我們很專業,因為我們很專注,好的企業形象設計,能讓您的企業提升品牌形象,躋身高端行列。
 
      后來我轉行做了策略,因為思考讓人著迷,對著甲方老板提案并征服他們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。包括:LOGO設計、包裝設計、畫冊設計等,就可以判斷一個品牌的成熟性、規模性與專業性。我們再看看身邊的品牌、看看同行與競爭對手,分析一下,是不是他們的設計確實與品牌的成功性有一定的聯系?。
 
      不做文案是覺得把視野局限在文字上太狹窄了,最好的文案一定是策略性的文案。最簡單的方案往往是最有效的,因為,一個簡單的logo、標志、商標熊掌能夠符合圖標設計的大部分其他要求。。最簡單的方案往往是最有效的,因為,一個簡單的公司LOGO設計、標志、商標熊掌能夠符合圖標設計的大部分其他要求。
 
      不做策略是因為策略上不能拍板行不行,下不能決定做不做,在廣告公司變的有些雞肋。
 
      于是就來到了甲方。
 
      以下是今年的幾點思考,Enjoy:1、social被證偽。便于記憶,現在的公司非常多,所以出現在人們眼中的logo就非常多,讓人們一下子記住你似乎大多都是在一廂情愿,所以,logo上最好能帶上中英文名稱,即使人們沒記住logo的圖還有機會記住logo的名稱。
 
      這個要放到第一條說,我之前是做social的,大概是第一代或第二代互聯網內容營銷人,很早在論壇混,后來成功入職某知名網絡推手公司,制造了一些當年知名的案例,那是個遙遠的時代,后來才出現了一個名詞叫“socialmedia”,意為在社會化媒體上創造傳播內容,以達到一些品牌目的。
 
      確實出現了一些案例,但這些案例是否經典則另當別論。以上幾點是空靈的一些建議,至于一家公司的規模大小,有沒有得獎,設計師資歷,其實都可以放在次要位置考慮。
 
      后來出現4A已死的論調持續了好幾年,那幾年也正是social最火的幾年,到現在到底誰會先死?我覺得今年是social被證偽的一年,被證明社會化媒體不足以撐起一個行業來,socialmedia只是media,不存在社會化內容。簡單的設計能夠更好的適用于不同的情況。一個簡單的logo、標志、商標可以用在不同的媒介上,比如名片、雜志、海報等。
 
      好內容是不分類的,不管是新媒體內容或者傳統內容都是內容,誰能生產好內容,誰就是好的供應商。
 
      2、品牌廣告升級品牌內容。
 
      接第一條。
 
      在某次總結時我說這是個#社交大時代#,我們不應該局限在社會化媒體上,應該以社會化思維去創造品牌內容。
 
      品牌內容不是叫賣式的廣告,它有態度和感情。
 
      品牌內容不是贊助或冠名,它是主角。
 
      品牌內容不局限在廣告,可以是任何形式。
 
      我覺得電影《蒂芙尼的早餐》就是最好的品牌內容,《海底撈你學不會》也是很好的品牌內容,為什么不再是品牌廣告的天下?因為當下的媒介太分散了,如果傳統媒體時代品牌主有50%的廣告費是浪費掉的,那么今天會有80%以上的廣告費是浪費掉的,人群太分散,你很難精準的覆蓋到用戶,全覆蓋的成本又是非常巨大的,除了浪費掉廣告費或無所事事還有沒有別的辦法?去創造品牌受眾在乎的品牌內容,好的內容是會生長的,它自己會流淌到適合它的人那里去。
 
      所以我們在一年幾個億十幾個億投放廣告的時候,為什么不多花點錢制作些好的內容呢?我時常看到某品牌一年10億媒介費,而承載這10億媒介的內容只花了幾十萬甚至幾萬元制作,非常想不通為什么。
 
      3、社會話語權完全交接到人。
 
      在大概2011年,那會微博剛開始火,剛開始出現一些微博意見領袖。
 
      我記得那會給當時的老板代筆寫一篇文章在某廣告雜志上刊登,那時無意在文章中說了一句“社會化媒體的到來,意味著社會權重由媒體轉移到人”。
 
      多年以后再想起這句話,說的太對了,我都佩服當年自己竟有如此深刻的洞察。
 
      以前媒體相對集中,我們相信人民日報,相信CCTV,后來我們相信南方系,相信新浪新聞,相信網易新聞,再后來我們開始相信韓寒,相信李宇春,相信這些時代的icon,話語權開始交接了。
 
      而現在社會話語權已經被年輕人所霸占,話語權交接給人,給巨量粉絲的年輕人,他們掌握了這個時代,他們創造流行,創造情緒,創造焦慮,創造這個時代,創造出一個年輕人的時代。
 
      這是好的嗎?還是不好的?我無從判斷,畢竟世界不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。
 
      4、在情緒與共識的裹挾下,真相難尋。
 
      不得不說今年大家都很慘很焦慮,從對第一批90后的嘲諷,到中年油膩大叔,中年少女,中產危機……這是個販賣焦慮的時代。
 
      在焦慮情緒的裹挾下,我們在互聯網激烈的爭吵,激烈的尋找真相,但一波又一波的情緒共識又如潮水般的襲來,讓我們不知所措。
 
      在某個PPT里我用加粗的大字寫下“共識大于真相”,如果全社會對某件事情達成了一個堅固的共識,那么真相將很難被凸顯出來,甚至真相要順從這個共識,我很怕下一步我不得不寫下“共識等于真相”。
 
      在某個廣告片中,我寫下“這個世界沒有真相,只有眾生相。
 
      ”這是句情緒很復雜的話,真相與眾生相同樣重要,希望在未來,我們能夠不要被情緒裹挾下的共識所蒙蔽,記得要去尋找真相。
 
      5、乙方正在去精英化。
 
      那會我在網絡推手的炒作公司里,向往的是4A廣告公司,那里是廣告業的殿堂,最精英的人集中在殿堂里,隨便抓出一個人來就很牛逼,4A廣告公司里充滿有趣的傳說,從入行以來我一直為了能進4A而努力。
 
      現在我覺得,殿堂倒了。
 
      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甲方,說實話我很不愿意找4A廣告公司,一個沒落的貴族依舊保持著貴族繁瑣的流程,完全不顧世界洪水滔天,客戶已經從工業時代來到了信息時代,媒介環境從平面和視頻來到了更多元的社會化媒體,行業窗口期變得原來越短,需要供應商的速度越來越迅速。
 
      而4A貴族們呢,先跟客戶要一個符合4A規則的brief,然后客服人員會根據此brief與甲方開一次會來理解brief,甲方與乙方客服達成共識之后會交給乙方策略人員消化,不出意外的話,策略人員還要跟甲方開一次會,然后策略人員消化后會交給創意總監,你懂得,創意總監可能還有問題要問,而最終,brief落到了剛入行2年的資深創意手里想創意,經過多方消化理解,很難保證這個brief是更好了還是更壞了,最終這位創意人員需要想出20個以上的創意供CD挑選,然后CD再與策略人員與客服人員開會,最終,一個月后會給甲方第一次提案。
 
      通常情況下還會有第二次,第三次,第四次甚至更多提案。
 
      按照這個速度,等創意通過開始執行并且順利做出來,一個行業已經橫尸遍野了,比如千團大戰,比如打車軟件,比如共享單車。
 
      也正是因為此,乙方的精英人才,看著世界的巨變,而自己卻在4A象牙塔里無法參與進來,會很焦慮,他們大多出走4A,要么去了互聯網甲方(比如我),要么出來自己成立了廣告公司(比如我成立了又倒閉了)參與這個時代的巨變。
 
      所以到最后啊,4A落得一個白茫茫一片真干凈啊。
 
      要么靠國際客戶的中國區業務勉強支撐,要么做汽車等迭代慢的傳統客戶勉強過活。
 
      6、甲乙方的合作模式已經改變以前在乙方,覺得做品牌經理好裝逼啊,不用想創意,不用寫文案,找一家靠譜的廣告公司,然后只需要對接挑毛病就好了,壓根不用動腦子的好嘛。
 
      現在我覺得做品牌經理好累啊,真的累。
 
      入行這些年,對廣告傳播圈的各種公司已經如數家珍了,但不會再有一家公司能全部代理一個品牌的所有業務了,不可能,越來越不可能。
 
      市場上的供應商越來越細分了,從國際創意熱店,4A廣告公司,本土熱店,social內容公司,social媒介公司,自媒體內容公司,公關公司,活動公司……而甲方需要做的是整合所有的公司來完成一個項目。
 
      從市場規劃——品牌策略——項目規劃——核心內容制作——合作品牌跨界——傳播內容制作——社會化媒介,傳統媒介——傳播活動——效果反饋。
 
      所有的這些需要至少3—5家甚至更多公司介入,而前面的市場規劃,品牌策略和項目規劃立項必須由品牌經理來完成,后面的所有的合作方,不同類型的供應商協作也將由品牌經理搞定。
 
      就別說做了,看著都累。
 
      品牌經理首先需要是個非常好的策略人員,其次需要是個非常好的項目經理,然后需要具備一定的野生能力,具備主動推進力,有從0到1的能力。
 
      供應商的細分,傳播環境的巨變,品牌訴求的多元化,項目越來越復雜,對甲乙方的考驗越來越多,以后將不會再出現apple之于TBWA,Nike之于W+K這樣的經典聯姻,在信息時代需要更多協作,甲方與乙方都將面臨巨大的考驗。

本網站所發布的部分文章來源于互聯網,轉載的目地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信息交流分享。空靈LOGO設計僅提供學習和分享,不為其版權負責,版權屬原作者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聯系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。
設計總監聯系方式和qq號

上海空靈廣告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

空靈備案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5499號 | 京ICP備13050954號 | html地圖 | xml地圖

stoya白雪公主 462274238208502231757452668853533075678110142595785686114410548397404279628241696757187695283923564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